<form id="pjzjl"></form><address id="pjzjl"><nobr id="pjzjl"><meter id="pjzj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pjzjl"><listing id="pjzjl"><listing id="pjzjl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<form id="pjzjl"><th id="pjzjl"></th></form>
        <noframes id="pjzjl">

            手機市場劇變:華為制霸,頭部絞殺,誰可突圍?

            2019-05-24 05:23:14   來源:新浪科技   評論:0   [收藏]   [評論]
            導讀:  經歷十多個月連續下跌后,4月出貨量終于開始掉頭向上;與此同時,5G商用遙遙在望——中國手機市場終于呈現出曙光! ∷坪醢具^這個年份,春天就要來了。相伴而生的,是這個行業已然發生的7個變化! ∽兓
              經歷十多個月連續下跌后,4月出貨量終于開始掉頭向上;與此同時,5G商用遙遙在望——中國手機市場終于呈現出曙光。

              似乎熬過這個年份,春天就要來了。相伴而生的,是這個行業已然發生的7個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變化一:市場整體“回暖”

              伴隨著4月市場回暖,手機出貨已經有增加態勢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院的統計,今年4月,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3653.0萬部,同比增長6.7%;而在3月,國內出貨量為2837.3萬部,同比下降6.0%。

              綜合來看,1-4月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1.13億部,雖同比下降6.7%,但在1-3月,下降比例曾經達到了11.9%。

              調研機構Canalys分析師賈沫告訴21Tech,供應鏈反饋的消息顯示,華為、OPPO、vivo和小米在近期加了不少訂單。這顯示出廠商對未來出貨的向好預期,不過也不排除為了應對貿易摩擦而做的提前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他還指出,從出貨端(sell out)看,渠道廠商的反饋也顯示,一季度消化率表現不錯,可能會是對二季度表現的預熱。

              加之頭部品牌相繼在近期推出新一期旗艦機型,出自OPPO系的兩大高管所創一加手機和realme相繼加碼中國。二季度的手機市場看起來確實比一季度更為熱鬧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市場的熱鬧更多仍屬于國產頭部廠商,就連蘋果和三星這類全球巨頭,都未必能夠盡享這種“回暖”浪潮。

              變化二:

              頭部廠商“T”字陣營變“箭頭”型

              更激烈的廝殺表現在頭部廠商中。華為在一季度的銷量已經遠超同業,OV緊隨其后,小米略有落后。

              華為的強勢表現,與其戰略的迅速調整有關。很多人會發現,去年包括OV在內的品牌,更有意識地在“技術創新”方面有所呈現,比如雙面屏、國內首個配置3D結構光機型等,其代價則是這些品牌的旗艦級產品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價,或其他配置的犧牲。

              賈沫向21Tech分析,其中出現的價格缺口,計劃沖擊世界霸主的華為會迅速補足相應市場。“比如OPPO近期推出的旗艦機型價格有所上揚,空出了2999元這個價格段,華為很快進行了彌補,所以拿到了這部分市場;而在高端機部分,中國本就是華為很強勢的市場。”

              渠道方面也是如此。2018年,強于線下渠道的OV開始對門店進行形象和服務體系的完善調整,強于線上的華為也在不斷涉獵線下。賈沫表示,華為正從OV尤其是代理商那里獲取更多線下份額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一季度華為的市場表現,賈沫認為,此前對于“T”字形陣列的描述開始改變,變成了“箭頭型”。即華為打頭陣,OV和小米分列其后,不相上下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認為今年中國市場競爭比以往更加激烈。去年看到的是頭部在競爭,受損的是Top 5之后的others。但今年變成頭部之間的競爭,華為目前份額已經達到34%,無論接下來再增加多少份額,都會是從小米和OV這些頭部品牌手中拿走,不再會是從中小品牌中。”賈沫認為,通過搶奪忠實用戶和忠實渠道兩大方式,接下來的競爭將可稱為“殘酷”。

              Canalys統計顯示,2019年Q1華為+榮耀在中國大陸市場共約出貨2990萬臺手機,同比增長41%,市場份額達到34%;而第二名OPPO共出貨約1680萬臺,第三名vivo出貨約1500萬臺,這兩者同比都有略微下滑。在前五名之外的“其他”品牌,一季度共出貨約930萬臺,同比大幅下滑39%。值得注意的是,華為出貨量已經接近OV之和。

              銷售量數據也有類似表現。據第三方機構Counterpoint統計,今年第一季度華為在中國市場銷量占比達到29%,同比年增28%;vivo躍增為第二位,市場份額達20%,同比增17%;OPPO的份額落后vivo 1個百分點,增速7%。

              變化三:

              華為增長“不確定因素”增加

              今年本來是一場華為快速占據更加優勢地位的戰役。

              憑借華為+榮耀雙品牌的機海戰術,以及自主設計海絲芯片構造下的高性能生態體系,今年第一季度,華為+榮耀的總出貨量已經逼近OV之和,成為國內當之無愧的王者。

              但5月17日的消息有可能帶來轉折,遏制華為快速增長的勢頭。

              當地時間5月16日,美國商務部正式把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以及其68家關聯企業列入出口管制“實體清單”。根據華為去年公布的92家核心供應商名單,其中美國有33家,依據“名單”,這33家美國企業將退出華為供應商系列。

              5月20日,報道稱谷歌母公司Alphabet已按特朗普要求,停止與華為相關的業務和服務,涉及硬件、軟件和技術服務方面,包括旗下智能手機操作系統。

              應該說,上述事件影響現在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,雖然華為早已做好充足準備,但沖擊依然不可低估。一個基本判斷是,華為海外市場將會有比較大的不確定性,國內市場則影響較小。

              本周一5月21日,美國方面發布消息,將對華為禁令延遲90天實施,8月中旬生效。不過在同日的采訪中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對此回應道,“90天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,我們已經準備好了。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,美國政府做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。我們還是要非常感謝美國公司,三十年來美國公司伴隨著我們公司成長,做了很多貢獻,教明白了我們怎么走路。”

              變化四:國外品牌更“接地氣”

              現在的世界智能手機霸主三星,也終究是“放不下”人口龐大且有強大消費力的中國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三星也是業內認為在前五之外的“其他”類別廠商中,具備足夠實力有望突圍者。不過2018和2019年的第一季度,其在中國的銷售份額都僅為1%,年增速略微下滑了4%?梢钥闯,籌謀中國市場的三星雖已開始調整,但尚未見到明顯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在折疊屏商用折戟和此前Note系列的質量困境帶來品牌傷害之后,其正在全球范圍內大力拓展性價比市場,中國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賈沫向21Tech表示,在2017年底三星便意識到海外的市場份額開始被華為蠶食,但太大的集團規模卻成為快速響應的掣肘。直到2018年底,三星才開始了徹底調整:取消了低端產品系列,推出更具性價比的A系列,以及側重線上市場的M系列。“甚至在某些層面,三星的低端機型配置超過了華為和小米。”

              更大的問題在于渠道方面,據他分析,三星在Note系列出狀況后,跟國內省級代理的關系也有所惡化。持續一年多時間里,三星在中國市場的季度出貨量僅百余萬臺。2018全年,三星在中國市場出貨僅600萬臺,還不及前四大頭部廠商一個季度的量級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看到三星在通過自己損失一些渠道利益等舉措,并提供更好的產品,想把省級代理的渠道重新趕回來。但還有一個挑戰是,用戶是否還認為三星是一個很好的品牌。”賈沫指出,今年一季度,三星在中國市場出貨量在140萬臺,環比增長20%,但同比仍是較大的跌幅。因此可以理解為,短期內三星的表現有所改善,但能否持續是值得關注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調整中的蘋果一反常態地丟失了往期一季度表現強勢的節奏,出貨和銷售同比都下滑了40%。

              表現在營銷上,似乎只有降價一個辦法。4月1日,借增值稅新政實施,iPhone再一次官宣降價,蘋果的所有產品均有3%-5%價格降幅。

              變化五:性價比變得更高

              今年市場爭奪之所以殘酷,是在于這更是對供應鏈和整個品牌的體系級廝殺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在產品系推廣和品牌形象上,頭部品牌都將“高端旗艦”系列作為宣傳的重點,但“身體卻很誠實”地將攻城略地的任務交給了“性價比”系列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Canalys提供給21Tech的數據,中國整體市場中,低于200美元價格段的手機產品,在2019年Q1占總體量的51%,而在前一年,這一數據還只是在36%。

              單個廠商表現更為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華為+榮耀品牌中,2018年第一季度低于200美元均價的產品占比是39%,2019年Q1提升到42%,不過華為在600+美元段的提升也很大,從3%到9%;

              OPPO在低于200美元價格段的出貨占比從2018年Q1的17%大幅躍進到2019的64%;vivo則是從16%提升到61%;

              過往主打“性價比”牌的小米,200美元以下價格段產品占比反而從93%下降到81%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固然與消費群體對一些品牌的刻板印象、以及總體市場的消費力有關,當然也不要忽略了,所謂“性價比”,并非就等同于“低端”、“廉價”,這與供應鏈的成熟,以及廠商對供應環節和采購成本的把控都息息相關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坦陳“powerd by OPPO”的realme,在國內首場新品發布會上就表示,公司旗下產品是第一個將劉海屏帶到1000元價位段,第一個將水滴屏帶到1500元價位段,第一個將8+128GB內存配置帶到2000元價位段的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realme的銷量雖未算進OPPO體系,這也足可看出OPPO在供應鏈和生產成本把控方面有一套。

              變化六:中型廠商變得“小而美”

              不得不說的還有魅族。今年5月初,困頓已久的魅族終于獲得一筆來自珠海市國資公司的投資進賬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雷軍曾經的學習對象,內斂偏執的創始人黃章,始終是一個僅活躍在魅族社區的CEO?赡芤舱窃谶@種性格助推下,魅族在競爭激烈、又全行業下滑的背景下,于2018年慢慢從中型廠商走向黃章自定義的“小而美”。

              但危機仍時時存在。比如類似事件曾發生在2017年8月的錘子手機身上,彼時羅永浩也曾獲得一筆來自成都市國企的投資,但錘子此后的去處有目共睹。

              身為體量原是遠在錘子、美圖等一眾小型品牌之上的中型品牌,魅族脫離大眾市場已經有一段時間。魅族的未來,考驗著黃章對供應鏈支撐、清晰的戰略定位等的重新定義。

              這也掀開了當前國產中小手機品牌在上一輪洗牌之后,重新搶占排位的現實一角。

              賈沫告訴21Tech,魅族在今年一季度出貨量為160萬臺,但去年是280萬臺,跌幅達43%。這也是除頭部廠商之外“others廠商”總體量大幅下滑的一個代表。

              他指出,除了三星和聯想這類在全球具備充足競爭力的廠商,其他眾多中小型廠商仍舊面臨很大的生存危機。“我認為魅族未來應該注重如何以低成本維持現有的垂直市場量級,這是最主要挑戰。而不是要跟小米和榮耀競爭既有人群,因為在資源和市場方面,魅族跟這兩家都不是一個量級。”

              變化七:可選機型更多

              不管你有沒有察覺到,今年的中國手機市場開始變得愈發擁擠了——模型健康的小而美品牌開始發力市場投入,大品牌也細分出諸多子系列。

              制霸一季度的華為,就是子系列最多者;變動較大的還有vivo,不經意間,旗下已經延伸出NEX、S、X、Y、Z等分別主打不同細分市場的子系列,在頭部爭相分拆子品牌的潮流下,今年初vivo的子品牌“iQOO(愛酷)”也終于面世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經歷過2018年錘子散落、金立垂死、美圖賣身、魅族暗涌后,前五之外的品牌份額越來越小,但仍然有“不怕死”的后進者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7月,李炳忠在新開的微博上發布長文,宣布新籌備的互聯網手機品牌realme啟動,并在第二年5月,從海外回歸中國。

              2014年2月,劉作虎在社交平臺寫下:“說說第一次撫摸到初戀臉龐是什么感覺”。隨后推出了創業后的首款新品一加1。將手機比作“初戀”,側面透露出“一加”針對的是“極客”這一類發燒友級細分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這兩名先后從OPPO走出的高管,找到了一條巨頭盤踞的市場中年輕公司的發展模式。他們通過抓住細分市場,并借助巨人的供應鏈力量而生長起來,成為Top5之外廠商中的特例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與巨頭的關系,realme創始人兼CEO李炳忠反復解釋道,在供應鏈采購和生產制造方面,realme得到了國際大廠OPPO的支持,這成為產品的品質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接受采訪時,他還反復強調,realme是完全獨立的品牌,從設計、研發到營銷是完全獨立運營,暫時未計劃在海外設立自己的生產園區。

              一加也有類似的發展邏輯。官方給21Tech的說法是,“一加與OPPO雖有部分共同投資者,但在財務、運營、研發上是完全相互獨立的。在供應鏈上,出于優化效率的考慮,一加和OPPO有部分合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所以這家一年只發2款旗艦機型的廠商,在近期發布的一加7中,也能把8+256GB內存配置的價格帶到2999元。

              雖仍是小而美公司,不過這兩位能安穩走在國產品牌快速變陣的手機市場中,已屬不易。

              結語:

              坦率地講,中國手機市場的變化,已經不再局限于某一個或某幾個區域,本質上是對全球產業鏈的沖擊,其影響范圍甚至波及全球科技業進步的速度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國內市場競爭本身。在5G正式到來前,華為消費者BG總裁余承東的話語言猶在耳:“最晚明年,國內手機兩臺中有一臺是華為”。而關于四大頭部品牌的變陣,市場早有各種預測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他們來說,今年必定會是一個激烈又十分精彩的過渡年。實際上,在更多人視野之外,一直在暗暗蓄力的聯想、中興乃至于三星等具備雄厚技術實力者,他們或許會有意外的表現,而這也將是市場下一個值得期待的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對中小規模廠商而言,穩固并適度挖掘增量市場是其勉力追逐的方向。當研發、供應鏈準備妥當之時,面對5G帶來的換機潮機遇,才能抓得住,也不枉在這困難的兩年掙扎中搏一場。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zsz

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裸体美女张开腿扒开尿口来摸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pjzjl"></form><address id="pjzjl"><nobr id="pjzjl"><meter id="pjzj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jzjl"><listing id="pjzjl"><listing id="pjzjl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pjzjl"><th id="pjzjl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jzjl">